6.0

2022-09-02发布:

国产精品黄在线观看免费软件兽血沸腾改编--凝玉与安度兰长老

精彩内容:

           (原文內容:凝玉和艾薇兒等人到翡冷翠報導,而老劉和海倫正在泰莫爾
雅上「獵龍」∼∼)

  ∼∼

  落山的陽光從紅土高坡地側面上映在了這個光溜溜的禿腦袋上,滿是褶皺的
臉龐上,有一對寒光閃閃的小眼睛,他的背後是表面光華,具有褐色和淡黃色相
間血絲花紋殼子。一雙蹼一樣的腳掌。

  「導師!」窯洞口的幾個手持雙刀地碧綠人影都彎下了腰,謙恭地行禮。
  「沒想到,居然能在多瑙大荒原上碰到我們海族的同胞。」凹小圓胖的家夥
摸了摸自己幾根稀疏的胡須,微笑道:「不錯,我就是玳瑁族,也是遠東大陸口
中的文甲族,玳瑁人安度蘭向美人魚貴夫人、摩韶族貴夫人問好。」

  ∼∼

  凝玉與安度蘭長老一番交談,不禁爲他智慧的話語所感,連連稱呼「大師」。
而生性跳脫的艾薇兒早就不耐這些冗繁的話題,招呼果果和小豬崽出去玩了。

  「那時候∼∼」玳瑁老人邊說邊指揮著那個渾身碧綠的比蒙去篝火架上燒得
熱氣騰騰的鍋裏去舀水。

  看著鍋裏的熱水,凝玉突然感到渾身不舒服,連日奔波的疲累,身上又沾著
風塵,此時忽然很想泡一個熱水澡。

  安度蘭長老望著凝玉的神情,含笑道:「夫人是不是想沐浴?」凝玉聞言不
禁有些臉紅,但看著長老慈祥的面孔,加上確實不能忍受身體的不適,于是顧不
上羞澀道:「尊敬的長老,請恕我冒昧,您可否給我一些熱水∼∼」

  「呵呵,夫人客氣了,正好我這個窯洞深處有一個小溫泉,夫人不嫌棄的話,
就到那裏沐浴吧。」長老像看著小孩子一樣,臉上始終帶著睿智的微笑。

  「那就打擾長老了。」

  ∼∼
  安度蘭長老的窯洞深處。

  這裏是一個圓形大廳一般的地洞,洞壁有幾個野羚的頭顱盛著獸油,照亮了
整個空間。中間一眼一丈見方的溫泉,半人深,在溫泉的水汽缭繞中,一股礦物
的特殊氣味散逸出來。七八條石柱圍繞著溫泉。

  「呵呵,這裏的溫泉水質清澈,富含礦物,想必對夫人潔白的肌膚有很大好
處。」安度蘭長老望著凝玉,尤其在那裸露的頸子和玉手流連一番,才對凝玉笑
道。

  「長老說笑了。」凝玉臉色驚喜中帶著羞澀,輕聲道,「這裏的地道錯綜複
雜,難怪您說要親自帶我進來。」

  安度蘭長老看著俏立在池邊的領主夫人,一身白色紗衣包裹著她婀娜的身姿,
一頭烏黑的青絲被一條紅色的布條束縛著,嬌靥上還帶著被調笑後的紅暈,柳葉
眉,丹鳳眼,正含著水汽看著眼前的泉水,豔絕人寰,他不禁暗道好一個下凡仙
子。

  「那老頭子就不打擾夫人沐浴了。」安度蘭偷瞧一眼凝玉玲珑浮凸的身材,
才慢慢地離開了。

  凝玉急不可耐地要浸泡到溫泉中去,也沒瞧見老頭的猥亵目光。她緩緩彎下
嬌軀,挽起裙擺,修長細嫩的小腿裸露出來,水氣朦胧間猶如一塊美玉。脫去小
鞋,晶瑩的玉足赤裸著,十只小腳趾並排陳列,圓潤可愛。

  她小心翼翼地把腳伸到水裏,試試水溫。泉水的溫暖從腳底傳到身上,讓她
渾身舒坦。凝玉驚喜于這溫泉竟然剛好合適,她掃視一番,就在一條粗石柱後寬
衣解帶起來。

  從石柱的外面,只能看到一件件衣物被一只如玉嫩手輕輕放在地上,最後把
誘人的亵衣亵褲疊放在最上面。半晌,「撲通」一聲伴隨輕微的水花,凝玉已經
跳進溫泉中了。

  「嗯∼∼好暖∼∼」泉水池中傳來凝玉的膩聲感歎,水聲撩人,聽著聲音都
能讓人想像到天女入浴的情景。

  ∼∼

  「夫人!」正當凝玉在享受溫泉的時候,卻傳來一聲蒼老的聲音,在這洞裏
回響著。

  凝玉心中一驚,玉臂擋在胸前,大聲道:「誰?是長老嗎?」四下一看卻是
渺無人影。

  這時長老的聲音不緊不慢地傳來:「夫人,老頭子爲夫人送上浸浴之物。」

  原來安度蘭長老去找女童要了凝玉的衣物和洗浴之物,然後交給凝玉。凝玉
知道是安度蘭長老,不由松了一口氣,此時自己身無片縷,若是真有不軌之人,
還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凝玉方才急切著沐浴一番,沒有準備換洗衣物,本想穿回先前的衣服,既然
長老幫忙,也就不客氣了。她輕聲說:「長老,我現在不方便出來∼∼」話音未
落,便聽見長老道:「無妨,夫人先找一塊石柱躲好,老頭子將衣物放在池邊就
可。」

  聞言凝玉趕緊躲好,不一會,聽到腳步聲來到池邊,接著又向外走,直到長
老提醒,她才快步返回溫泉中。這時長老的聲音又響起:「夫人,老頭子就在不
遠處看守,夫人就安心入浴吧。」長老的聲音越來越遠,看來已經漸漸走遠了。

  凝玉看到池邊的貼身衣物,想起長老已經把自己的貼身衣物看了個透,還可
能摸過了,不禁嬌羞滿面。而且剛才不能分辨長老的位置,也不清楚他有沒有看
見自己的身子。想著想著,凝玉面色更加通紅,用手掩著臉沈入水中,羞得不敢
見人了。

  在黑暗中,一雙綠色的眼睛將領主夫人的嬌羞之態瞧得一清二楚,似乎還伴
隨著吞口水的聲音。

  「哎呀,想什麽呀,人家是得道的大師,哪裏會如此龌龊。」凝玉甩甩頭,
想繼續享受溫泉水。

  不知怎麽的,方才的猜想總在腦海盤旋,凝玉漸漸心潮起伏,心中卻起了一
個頑皮的念頭,安度蘭長老既然是一位得道大師,不知道他會不會犯戒呢?如果
自己色誘他,不知道這位大師會有怎樣的反應?

      啊!好羞人,凝玉你要守婦道,怎麽能做這種事!∼∼不,我只是玩一下,
應該不會有事的,我真的只是玩一下∼∼領主夫人心裏開始矛盾起來。

  想著想著,凝玉俏臉羞紅如血,仿佛下了一個決定般,她壓下心中的羞澀和
緊張,嬌滴滴地喊道:「長老!」

  「夫人有何事?」長老慈祥的聲音傳來。

  凝玉「咯咯」一笑道:「我一個人好無聊,不如長老和我講講故事吧∼∼」

  安度蘭長老心裏一陣波動,領主夫人這話裏好像還有話啊,莫非∼∼?想起
領主夫人那端莊的神情和傲人的身材,他的心就像貓抓一樣。

  長老按捺住激動的心情,語氣中不敢放肆,緩緩道:「不知夫人想聽什麽故
事?」

  凝玉甩了甩腦後的青絲,隨意地擦洗著自己的玉臂說道:「隨便吧,反正也
是解悶∼∼只是長老,你在那麽遠,我聽不清啊,不如你靠近一點∼∼」說完之
後才發現語氣有些暧昧,但已經說出口,羞惱也沒有用了。

  「笥葭在上!所謂非禮勿視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那老頭子就閉著眼睛過
去吧。」說著從長袍撕開一塊灰布,蒙著眼睛在池邊的石柱後面坐下。

  凝玉心中笑罵著:掩耳盜鈴!心裏的羞澀卻忘得一幹二淨了。

  「夫人∼∼」長老輕聲道:「老頭子便爲夫人說一段割肉餵鷹的故事吧,話
說∼∼」一段在笥葭教義耳熟能詳的故事在長老口中展開了,凝玉本來想戲弄長
老,聽著聽著就入了迷。

  「∼∼話說五祖『宏遠的忍者』自知圓寂將至,想選一個弟子傳授衣缽,一
日與衆弟子講授教義,卻見清風吹動樹梢,便問道:『是樹在動,還是風在動?』
座下兩位弟子,一個說是樹動,一個說是風動,兩人爭持不下之時,『智慧的能
人』道:「非樹動,亦非風動,而是你們的心在動。』聞言,『宏遠的忍者』便
知『智慧的能人』是最佳人選,乃成六祖『智慧的能人』,笥葭在上∼∼」安度
蘭長老說到口水都幹了,但領主夫人還沒叫停,他也只好繼續。

  凝玉卻不知不覺中移到他身旁,猛然解開他的眼罩,長老被嚇一跳,睜開
老眼,只見領主夫人身上僅披著一塊濕淋淋的浴巾,潔白無瑕的肌膚與浴巾如渾
然一體,因爲浸泡溫泉的俏臉白裏透紅,如醉人的醇酒。高聳的酥乳被包裹在浴
巾中,夾出一條深如峽谷的乳溝,兩顆花生米大小的小葡萄在浴巾上透出粉嫩的
凸點。圓潤修長的大腿裹在浴巾之中,讓人忍不住一窺究竟。

  長老早就知道領主夫人的身材極好,此時看到不禁口幹舌燥,臉紅耳赤,喘
著粗氣,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如妖精般的凝玉,口中喃喃道:「色即是空,空即
是色,色不如空,空不如色啊∼∼」他本想掩飾,說著說著卻連自己都不知道說
了什麽。

  凝玉臉上也有些燒紅,此時她就像嬌媚的狐女,杏眼透著春色,火辣的身材
隨著水汽晃動著,雖不及狐女的妖娆,卻多了一絲貴婦才有的端莊和高貴,她吃
吃地笑道:「長老∼∼是我在動,還是你的眼睛在動,亦或是∼∼你的心在動啊?」

  長老聽到她嬌憨的嗲聲,勉力控制心神,閉眼顫聲道:「笥葭在上,罪過罪
過!千年苦修,差點一朝喪啊∼∼」

  凝玉向長老靠近著,翹挺的雙乳快要貼到他的手掌,繼續用誘惑的聲音道:
「是長老心動了嗎∼∼」

  「苦行者不說謊話,老頭子不能說,不能說啊∼∼」長老緊張地說著,之前
萬古不見波動的聲音此刻帶著幾分激動,和幾分∼∼竊喜。

  凝玉正要媚笑著追問,卻看到長老的長袍上支起一個膨脹的帳篷,盤腿而坐
的長老如同懷中多了一只青銅頭盔,看上去極其古怪。凝玉心中好笑,老玳瑁,
還說是得道大師,誰知卻是一個燈草比丘。

  花開之季,正是浪漫之季,凝玉剛剛嘗到夫妻性事的滋味,但爲了老劉的前
途,不得已清心寡欲,剛剛盛開的花蕊正是最需要雨露的時候,每到深夜,凝玉
聽著老劉和小狐狸偷歡的聲音,都會心癢難當。此刻,凝玉看著長老胯下鼓起的
一團,頓時心中一蕩,泡溫泉的舒適也使她的心防降到最低。她狡黠一笑,一把
拉住長老的衣袖,把他扯到水中。

  長老雖然有所預料,也沒想到端莊的領主夫人如此孟浪,狼狽地在水中掙紮
起來,耳邊卻傳來夫人妖媚的笑聲。他抹去臉上的泉水,睜眼向夫人看去,卻見
她正掩著小嘴輕笑,酥胸隨著笑聲顫抖,激起一片乳浪,豐滿的翹臀半遮半露,
筆直的雙腿交叉站在水中。

  凝玉見長老呆呆地看著自己,眼神中帶著貪婪,那股熱炙仿佛要燃燒自己的
欲望,嬌軀不禁有些灼熱。她回身坐在池邊上,兩腿交叉搭著,腿間的春色一閃
而過,從泉水中擡出的玉足帶著幾滴水珠,從腳踝落下。

  「長老∼∼」凝玉馬上換了一副無辜的眼神,語氣憨憨地說:「小女子初爲
人婦,卻夜夜孤枕難眠,不知道長老願不願意像割肉餵鷹的故事一樣,犧牲自己,
搭救奴家呢?」她雖然說得大膽,心裏卻是十分羞澀,又有幾分興奮。

  「笥葭在上!」長老心中喜翻天,嘴裏卻義正言辭地道:「我不入冥界,誰
入冥界呢∼∼」

  凝玉把食指含住嘴中,丁香小舌從唇間滑過,然後向長老勾勾手指,示意他
過來。長老如著魔一般,慢慢向凝玉走去。凝玉卻伸出自己的玉足,抵在長老胸
口,輕輕地搓揉起來。

  滑嫩的足心在長老胸口遊走,緩緩向下,一直到小腹。長老看著凝玉晶瑩的
玉足,帶著水滴的腳趾有些發紅,在自己的身上滑動,心頭火熱,胯下挺立的「
琺琅海」猛然打在凝玉的腳踝處,把凝玉激得身子差點軟倒。

  凝玉只覺得自己的小腳碰上了一個硬物,粗大如猡莎獸的後腿骨,而且比溫
泉水還要火熱,她嬌笑一聲,作勢要向下探去。長老心中得意,正要迎合凝玉,
凝玉卻腿彎一伸,把他踢回水中。

  夫人不是要和我∼∼?這是怎麽回事?長老疑惑不解,從水中掙紮起身,聽
見領主夫人嬌笑的聲音傳來:「長老,苦海無邊,回頭是岸,奴家先上岸了哦,
呵呵∼∼」說罷站直了身子向池邊上走去。

  安度蘭長老心中尴尬無比,本以爲計劃成功,這才知道領主夫人是故意戲弄
自己。正不知如何收場,就聽見「哎呀」一聲,凝玉大意踩到了一塊突起的石頭,
小腳一扭,嬌軀便向後倒去。長老連忙走到池邊,接住凝玉落下的身體。

  凝玉只覺得自己的玉臀上抵著一根火熱之物,粗大長直,恰好陷在自己的股
溝中,讓她渾身酥軟,提不起一絲力氣。

  安度蘭長老卻感覺自己的肉棒插在一片嫩肉中,龜頭處傳來酸麻的感覺。此
刻他摟住凝玉柔軟的嬌軀,感受著其中的銷魂滋味,只想一直這樣抱下去。

  「嗯∼∼長老∼∼」凝玉被長老側身抱在懷中,他的大手正好壓著自己飽滿
的酥胸,慌忙間浴巾已經被扯下,露出大半片乳肉。

  長老聽凝玉說話,偏頭向她看去,只看見兩片櫻唇輕輕開合,就像草原上的
嬌豔野花,讓人忍不住一品滋味。他心頭一熱,忍不住低頭堵住了凝玉的小嘴。

  兩人的嘴唇方一接觸,凝玉腦海轟然一震,呆呆地任由長老親吻著自己。一
條滑膩的舌頭伸進凝玉的口中,卷住她的香舌便吸食起來。凝玉壓抑的欲望都被
一瞬間挑逗起來,丁香小舌不甘落後地與長老交纏起來。

  看著夫人如此配合,想到待會有可能品嘗到這位嬌美夫人的胴體,安度蘭長
老心頭狂跳。他眯著眼睛,用余光看向凝玉,只見她伸出玉臂,反手摟住自己的
脖子,因爲向後勾住自己的緣故,胸前的嬌乳更加突出。凝玉緊閉著眼,瓊鼻急
切地呼吸著,逼出「嗯嗯」的嬌吟。

  吻罷,唇分。

  凝玉迷蒙著杏眼看著長老,長老像得到允許一般,枯枝般的大手包著她的爆
乳揉捏起來,下身不斷與凝玉的翹臀厮磨著。

  「哦∼∼長老,你欺負人家弱女子∼∼啊∼∼長老別那麽用力∼∼要壞掉了
∼∼」凝玉看著自己傲人的雙乳被蹂躏著,扭著身子,貼近長老的耳朵嗲聲道。

  「夫人,你的身材真棒,可不可以讓老頭子看一看啊∼∼」說著也不等凝玉
回答,他快速地揭開浴巾,一對雪白豐滿的美乳立刻彈跳而出,一顫一顫地露在
老頭面前。

  「好白好大啊!」安度蘭長老狂吞幾口口水,迫不及待地包住凝玉的玉乳,
用力地搓揉起來。長老感覺自己的雙手像是把玩著一對饅頭,柔軟滑膩有彈性,
他還不時地逗弄著凝玉粉紅色的乳峰。

  長老嘴上功夫也不落下,繼續與俏夫人蜜蜜纏吻著,直到氣喘才分開。

  凝玉咬著長老的耳朵,感受著胸前美妙的感覺,嬌媚的喘息道:「唔∼∼好
壞∼∼輕點∼∼長老∼∼啊∼∼」隨著長老的揉摸,凝玉感覺到自己的乳頭逐漸
挺立起來,酥胸的滑嫩肌膚上也留下了一片紅痕,看上去妖豔無比。

  凝玉的纖纖玉手順著長老的玳瑁殼,悄悄地伸進他的長袍裏,抓住那根令她
心跳不已的陽物,前後套弄起來。

  「哇,長老,你的∼∼好粗哦∼∼」凝玉驚訝道,心想這尺寸比老劉還厲害。

  安度蘭長老感覺自己的肉棒被一片細膩包裹起來,幾千年的寂寞難忍此刻都
被領主夫人的玉手撫平,直爽的要大吼出聲。隨著夫人的套弄,他的肉棒又粗壯
了一圈,猙獰地進出著夫人的手心,頂入她的臀縫間,頂得俏美的夫人陣陣顫抖。

  兩人互相愛撫了一陣,長老讓凝玉俯身趴在池邊上,浴巾下滑到腳下,露出
光滑的玉背和白嫩的翹臀。長老俯下身,順著精致的耳垂、秀美的玉頸、瑩白的
蚌殼、玉滑的背弧一路濕吻。

  「嗯∼∼嗯∼∼好酥∼∼好美∼∼」凝玉忘形的扭著腰肢,銷魂的咛聲不斷
的飄蕩著,翹挺的香臀抵著長老的下身,玲珑的曲線完美地展現出來,散發著妖
媚的氣息。

  「好一個狐狸精∼∼」長老歎道,雙手愛撫著凝玉的玉臀,把巨大的肉棒輕
觸在她早已災情泛濫的陰阜,來回磨動,挑逗著俏夫人的情欲。

  「討厭∼∼人家才不是海倫那個狐媚子∼∼長老,快來吧∼∼人家想要∼∼」
凝玉媚眼如絲地回頭看向長老,小蠻腰配合地前後挺動起來。

  長老鼻血欲噴,再也忍不住。把巨棒對準凝玉的花唇,弓著的粗腰一挺,「
滋∼」龜頭已經擠進肉洞中。

  「啊∼∼好粗∼∼」凝玉昂著臻首嬌呼著,只覺得自己的下體被一點點地填
滿,多日的空虛都被滿足了。

  安度蘭長老覺得自己的男根被緊緊地箍著,濕滑狹窄的蜜穴像活了一樣,只
把自己的肉棒往深處吞去。他不再吝惜自己的力氣,狠狠一挺,便把肉棒全數紮
進凝玉的蜜穴中。

  「哦∼∼頂到了∼∼我的花心,要被撞壞了∼∼長老∼∼喔∼∼心都被你撞
亂了∼∼」凝玉被長老這樣一挺送,只覺得自己的靈魂快要出竅了,玉手再也無
力支撐,雙乳抵在池石,乳尖在粗糙的石面上摩擦起來。

  長老仿佛置身笥葭極樂世界,泉水溫暖著自己的身體,領主夫人的小穴溫暖
著自己的分身,不禁心懷澎湃,大開大合地抽插起來。

  「夫人,你也好棒啊∼∼哦∼∼好緊∼∼」長老一邊抽動著,一邊喘氣道。

  「唔∼∼好深∼∼好硬∼∼喔∼∼長老∼∼只有你能滿足我∼∼哦∼∼長老,
你好厲害∼∼人家的花心都要被你頂壞了∼∼啊∼∼」凝玉瘋狂地向後挺動著蛇
腰,盡力把長老的肉棒吞到更深的地方。

  兩人一前一後地配合著,相互撞擊著對方的下體。長老被凝玉的迎合挑逗得
欲火焚身,把凝玉轉過身躺在池石上,架起她的玉腿,一邊舔著她的玉趾,一邊
強力的沖擊著領主夫人的淫穴,炙熱的目光盯著她嬌媚的神情。

  遠遠看去,溫泉深處一對肉蟲貼合在一起,水聲與交合聲相互交錯,在寂靜
的洞裏回蕩。

  「長老∼∼嗯,吃我的腳趾∼∼舔它∼∼」凝玉含著玉指,嬌嗲誘人的聲音
迷醉地喊著,背後兩個蚌殼因爲激烈的交歡而一開一合。

  長老正含著領主夫人圓潤如珠的腳趾,舌頭在上面打轉,口齒不清地道:「
夫人∼∼老頭子心力不足啊∼∼要不你上來把∼∼」說著,抽插的速度也慢下來
了。

  凝玉輕哼道:「人家也要到了∼∼長老,再用力點∼∼我要嘛∼∼」她媚眼
如絲地看著長老,小香舌舔著紅唇。

  老頭看得心頭大熱,奮起余勇,狠狠地抽插著。凝玉挺拔的玉乳搖出陣陣波
浪,長老看得眼熱,枯枝般的雙手攀向凝玉的乳峰,用力搓揉起來。

  「長老∼∼用力∼∼嗯∼∼嗯∼∼捏得人家好舒服∼∼」凝玉扭腰挺臀,迎
合著長老的沖刺,淫靡的「啪啪」撞擊聲越來越響、越來越快。

  「啊∼∼長老∼∼人家∼∼來了∼∼啊!∼∼」凝玉挺身嬌呼,雙手緊緊按
住長老包住玉乳的手,溫熱的穴肉緊緊的圈住龜頭的肉冠,陰精缺堤般狂泄而出。
  「哦,夫人∼∼我射了∼∼哦∼∼全部給你∼∼」

  安度蘭長老狠狠一挺腰,大喝一聲,龜頭激射出一陣滾燙的精液,擊打在凝
玉的花心上,兩人呻吟一聲,同時達到了高潮∼∼

  ∼∼

  水汽朦胧的洞穴深處,一個渾身赤裸的絕色佳人,被一個瘦小的龜殼老頭擁
抱著,正靠在溫泉池邊,一動不動。

  美眸輕輕眨動,佳人漸漸蘇醒過來,她感覺到溫暖的泉水,而自己正處在一
個並不寬闊的懷抱中,想動一下身子,卻感到渾身酥軟,提不起一絲力氣。

  「嘿嘿,小美人,你醒了?」這時,一個蒼老夾雜淫笑的聲音從耳畔傳來,
熱氣吹得耳朵一陣發癢。

  「嗯∼∼」絕色佳人睜開眼睛,待發現自己正被一個老頭抱著時,頓時「啊」
地驚叫一聲,掙紮著想要逃離老頭的懷抱。

  猥瑣老頭兩手緊箍著美人,綠豆眼盯著美人掙紮時胸前搖出的乳波,笑道:
「夫人,我們剛才配合得多好啊,您不是很爽嗎?怎麽現在不要老頭子了∼∼」

  沒錯,這個猥瑣老頭就是睿智慈祥的安度蘭長老,而被他摟抱的絕色佳人赫
然就是被他奸淫的凝玉,新晉的翡冷翠領主夫人!!

  「我、我沒有∼∼你快放手!∼∼」聽到這些淫話,凝玉的小臉因羞惱變得
通紅,她雙手推拒著安度蘭,但柔弱的她怎敵得過精蟲上腦的男人?

  安度蘭長老枯枝般的大手在凝玉潔白無瑕的玉背上摸索著,幹癟癟的大嘴對
著凝玉濕潤香滑的紅唇吻過不停。很快凝玉就已經氣喘籲籲,無力地癱在他的懷
裏。

  「唔∼∼長老,別這樣∼∼不要∼∼」在老男人的挑逗下,凝玉杏眼迷離,
被滋潤過的小臉紅撲撲的,小嘴噴出如蘭香氣。看著領主夫人的嬌媚模樣,安度
蘭長老再次雄風大起。

  安度蘭長老讓無力的凝玉躺在池石上,他抓緊凝玉扭動掙紮的柳腰,笑道:
「夫人,溫泉水好泡吧?」

  「你∼∼你在水裏面做了手腳?」凝玉冰雪聰明,已經猜到自己先前主動獻
身的原因。

  「沒錯,這泉水能夠激發女人心裏的欲望,泡得越久就越饑渴。」長老抓住
凝玉踢蹬的雙腿,架在肩上,手扶肉棒,在凝玉誘人的花唇上滑動著,「怎麽樣?
小美人,想不想要?」

  「你、你無恥!別碰我!」凝玉想要坐起身,那知老頭龜腰一挺,龜頭狠狠
撞擊嬌嫩的花心,凝玉「啊」地嬌呼一聲,安度蘭長老趁機開始狂風暴雨般的抽
插,凝玉頓時軟了下來。

  「啊∼∼快停下∼∼不要∼∼嗚嗚∼∼」凝玉哀求著,晶瑩的淚珠順著臉蛋
滑落。她拼命地掙紮,想要逃離老頭的奸淫。

  「蔔!」安度蘭長老抽出肉棒,帶出一片淫水,他俯身道:「夫人,我知道
你很想要的,別拒絕我,好好享受吧。」然後再次狠狠頂入凝玉的身體,如此幾
次,嬌柔的凝玉哪裏受得了,臉色越發通紅,發出不知是痛苦還是愉悅的壓抑低
吟。

  「凝玉,叫出來吧,放心的叫出來吧∼∼」安度蘭長老一邊親吻凝玉的小耳
朵,一邊低語著。這聲音就像有魔力般,動搖著凝玉的心防。

  「我才不要∼∼停∼∼啊∼∼別那麽用力∼∼會壞掉∼∼啊∼∼」凝玉無力
地呻吟著,她秀眸微閉,上身隨著抽插的節奏不時向上挺,玉乳顯得更加飽脹。

  「剛才不是叫我用力嗎?」長老大手攀上挺拔的乳峰,毫不憐惜的搓揉起來。

  「啊∼∼你的∼∼太大∼∼我受不了∼∼」凝玉勉力喘道,「不要再捏∼∼
嗯∼∼你輕∼∼輕點∼∼」

  猛插了一陣後,安度蘭長老將凝玉拉了起來,讓她騎跨在自己身上,他則坐
在池石上,喘息的說道:「凝玉,你在上面吧∼∼」

  凝玉嬌慵無力的被他拉了起來,然後纖手按在他的肩上,長老把著凝玉的柳
腰往下一坐,下身往上一挺,頓時整根巨棒就進入了凝玉的身體。

  「啊!∼∼好深∼∼好粗∼∼嗯∼∼壞老頭∼∼」凝玉白了長老一眼,雪臀
開始上下抛動,一次次的將肉棒吞噬入體內。

  安度蘭長老得意笑著,溫柔地愛撫凝玉嬌美的胴體,大嘴親吻著凝玉修長的
玉頸和精致的鎖骨。

  「哦∼∼你那裏進得∼∼太深了∼∼唔∼∼人家∼∼受不了∼∼唔∼∼」凝
玉那滿溢蜜汁的小穴被安度蘭長老的巨棒完全灌入,一下一下的直抵花芯,她不
禁高昂臻首,嬌媚淫蕩的叫道。

  「呼∼∼凝玉,你裏面好緊∼∼哦,好爽∼∼」長老一邊向上頂弄,一邊感
歎,「能和你這樣的仙子交歡,真是我的運氣啊!」

  「不要說∼∼長老∼∼用力頂∼∼啊∼∼」

  凝玉秀發飛舞,蚌殼一扇一扇的,似欲振翅而飛,長老兩手抓緊凝玉的蠻腰,
幹癟的老嘴狂吻凝玉那上下跳動的玉乳,用舌頭挑弄那粉紅色的櫻桃,增加凝玉
的快感。

  兩人的呻吟聲、肉體的撞擊聲、交合時淫靡的水聲交織成一片,在這幽深靜
寂的洞穴中回蕩。

  激烈的交歡讓兩人興奮到了極點。兩人再次交換位置,安度蘭長老還是把凝
玉按壓在池石上,架起她的修長玉腿,再次進入凝玉的身體。

  「啊∼∼你的∼∼好粗啊∼∼唔∼∼人家∼∼啊∼∼快∼∼要丟啦∼∼」凝
玉喘息呻吟著,感受著肉棒快速進出著自己的蜜穴,肉壁在莖身的摩擦下溫度直
線上升,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沖擊著自己的腦海。

  「凝玉,我們一起到極樂世界∼∼」長老抽插越加快速,老臉上青筋凸露,
呼吸急促。

  「啊∼∼長老∼∼快用力∼∼啊∼∼啊∼∼不要在裏面∼∼」凝玉嬌呼著,
挺動玉臀配合長老的沖刺。

  「凝玉∼∼我不行了∼∼哦∼∼」長老用力猛插幾下,巨棒頂入凝玉的子宮,
激射出一股股熾熱的精液。

  「啊∼∼要到了∼∼嗚∼∼好燙∼∼壞老頭∼∼」凝玉在一陣尖叫中攀上那
快樂的巅峰,溫熱的蜜汁噴灑在安度蘭長老的龜頭上,浸潤著奸淫自己的巨棒∼

国产精品黄在线观看免费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