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.0

2022-09-01发布:

一区 激情 人妻 校园性奴训练营————酷刑征服美熟护士长

精彩内容:

第一章       序曲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秋天的天氣真是說變就變,一整天都紅日高照,到傍晚的時候忽然刮起陣陣涼風,很快天就陰了下來。街上的行人匆匆趕路,似乎一場大雨很快就要來臨。


丁梅辦完交接班手續,又到各個病房裏巡視了一圈,一切正常,這才放心地整理東西,準備回家。


脫下白大褂,換上得體的深藍色西裝套裙,脫下輕便合腳的護士鞋,換上黑色的半高跟皮鞋,立刻,整個人的形象氣質一下子就轉變了。


辦公室西牆上有一面鏡子,大約只有一尺見方,丁梅換好衣服以後忍不住站在鏡子前面照了一下,鏡子裏映出的,是一張端莊秀美的臉龐,雖然眼角有了些許的魚尾紋,但是反而增添了幾分自信優雅的熟女風韻。一個四十七歲的中年職業女性,正是人生中最成熟最飽滿的年齡,不是嗎?


走出辦公室,反手輕輕把門帶上,一擡頭,便看見一對五十來歲的中年夫妻笑容滿面地迎上來,其中那個胖胖的中年婦女一上來就抓住丁梅的手,一連氣地說道:“哎呀丁護士長,我就知道你還沒走,都等了你半天了……我都打聽好了,你今天不值晚班,今天說什麽也不能再讓你走了……”


旁邊黑瘦的中年男子也附和著說道:“是啊是啊,丁護士長,這次你就別再推脫啦,送禮你不收,吃頓便飯總可以吧?我們家老太太都說啦,如果這次丁護士長再不賞臉,她就要親自上醫院來請你啦……”


丁梅認出來了,這是前幾天才出院的一位老婦人的女兒和女婿。那老太太七十多歲,性格有些孤僻挑剔,很不好伺候。她的女兒,就是眼前這個胖胖的中年婦女,說話極其尖酸刻薄,橫挑鼻子豎挑眼,一連罵哭了好幾個小護士,最後還是丁梅親自出馬,以中心醫院內科病房總護士長的身份,親自爲患病老人輸液、換藥、測量體溫,憑借著精湛的專業技能,和藹可親的笑臉和話語,以及純潔高尚的人格魅力,成功地化解了一場醫患危機,贏得了同事和患者的一致尊重。


老太太出院以後,專門讓兒女給丁梅送來了錦旗,還趁人不備偷偷塞給她一個大紅包。丁梅收下了錦旗,紅包卻堅決不收。老太太的兒女們過意不去,屢次提出要請丁梅吃飯,丁梅也總是以工作忙沒時間等理由婉言謝絕。這不,老太太的女兒女婿今天打聽好了丁梅不值晚班,提前就在辦公室外邊等著呢。


丁梅參加工作二十多年,像這種患者家屬出于感激請客送禮的情況,早已經司空見慣了。患者的心情可以理解,但是自己心中的原則也必須堅持。所以,面對著中年夫妻誠摯的邀請,她也微笑著報以真誠的回應:“大姐,你們太客氣了,你們的心意我收下了,不過,我今天真的有事……”


胖婦女搶著說道:“丁護士長,你就別再推脫啦,我早就打聽好了,你今天不值晚班,再說了,也就是吃一頓飯的功夫,你就是有再重要的事也耽誤不了的……”


丁梅還想再說話,忽然挎包裏的手機鈴聲響起。掏出一看,正是兒媳婦肖雅打來的。按下接聽鍵,裏邊傳來一個清脆悅耳的女子的聲音:“媽,天要下雨了,我這還有點事要處理,可能需要十五到二十分锺,要不你先在單位裏等我一會,我忙完了再去接你吧……”


挂斷電話,丁梅對胖婦女兩口子一攤手:“大姐,我沒有騙你吧?今天是真的有事…………我先走啦,再見!”說著背好挎包,轉身向走廊另一端走去。


胖婦女不甘心地追了兩步,沖著丁梅的後影大聲喊道:“丁護士長,要不就改在明天晚上好不好?”


丁梅回轉身,微笑著沖她們擺了擺手:“替我給大娘帶個好!”  說完就加快了腳步,生怕那夫妻倆又追上來纏住她不放。


一出醫院大樓,撲面吹來一股帶著濕氣的涼風,吹起了她的裙擺,吹亂了她的秀發,令人精神不由得一爽。


丁梅猶豫了一下,想回辦公室拿雨傘,可一想回去正好會碰見胖婦女兩人,又免不了要客套一番,太麻煩。擡頭看看天,估計這雨一時半會兒也下不起來,于是邁步下了台階。


按照平日裏的作息時間,丁梅下班後就自己直接開車回家,但是在前兩天,丁梅在倒車的時候,不留神把車尾蹭花了一大片,現在正在4s店裏補漆呢,所以,這兩天丁梅的上下班,都是由兒媳肖雅順路接送的。


肖雅工作的保險公司離丁梅工作的中心醫院不遠,大約有一站地的距離。做爲新進門的兒媳婦,肖雅跟丁梅的婆媳關系相處的非常和諧,既是婆媳,也是母女,有時候還像是親密無間的姐妹。


站在醫院大門口,略微思忖了一下,丁梅給肖雅發了一條微信:“別來接我了,我去保險公司找你”,然後就迎著撲面的涼風,沿著人行道向西而行。一站地很近的,比晨練慢跑的路程短多了。比起醫院裏紛雜忙碌的日常工作,能夠在涼風裏心無旁骛地行走一程,也算的上是一種別樣的清閑了。


十五分锺以後, 已經可以清晰地看見遠處保險公司的辦公樓了,也看見了樓下停著的那輛紅色的骐達小轎車。


丁梅剛走到轎車旁邊,就聽見一陣“咯噔、咯噔”的高跟鞋聲,隨即,一個長發飄飄、長腿黑絲的美貌女子急匆匆地走了過來,正是丁梅的兒媳肖雅。


肖雅一邊打開車門一邊說道:“媽,不是說好了我一會去接你嗎?怎麽自己走過來了?幸好這雨還沒下……”


丁梅一邊打開車後門坐進去,一邊笑著說道:“你不知道我這一天有多亂,腦袋都大了,剛才走了這一趟,心裏別提多清亮啦。”


這時候風又大了,空氣中的濕氣也越來越重。肖雅啓動汽車,正要拐入正道,忽然,一個人影急匆匆地跑了過來,跑到車前再看,原來是一位面色焦急的少年,大約十七八歲年紀。少年一邊拍打車窗玻璃,一邊急促地叫著:“肖雅姐……肖雅姐……”


這少年肖雅認識,是她一個老客戶的兒子——高小飛。


說起和高小飛是怎樣熟識的,還要從他的媽媽,四十歲的闊太太韓燕說起。


肖雅今年二十六歲,在保險公司已經工作了叁年,目前是公司的高級客戶經理。因爲職業關系,肖雅經常接觸到一些老板娘闊太太之類的大客戶。前年在公司舉辦的一次客戶答謝會上,她結識了熱情潑辣的闊太太韓燕,並且通過韓燕的介紹,又結識了很多高端客戶,這樣一來二去,兩個人也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姐妹好朋友。


這高小飛是韓燕的獨生子,就在附近的一所重點中學讀高中。去年肖雅過生日,韓燕叫上幾個閨蜜,專門爲她舉行了一次生日宴會,就是那一次在宴會上肖雅和高小飛認識了。


那時高小飛雖然只有十六歲,但是身高已經將近一米八0,長得也很英俊帥氣,加上他頭腦精明伶俐,嘴也特別甜,一口一個雅姐叫的別提多親熱了,所以肖雅對他很有好感。


現在馬上就要下雨了,高小飛又是一副十分焦急的神色,肯定是有什麽要緊事發生了。


肖雅趕緊降下車窗,探頭問道:“怎麽了小飛,有什麽事嗎?”


高小飛急急地說道:“肖雅姐,你能幫我一個忙嗎?”


“什麽事?”


高小飛焦急地搓著手:“王磊的奶奶病的不行了,家裏來電話讓他趕緊回去,可是天這麽晚了,又要下雨,已經找不到公交車了,王磊急的直哭,肖雅姐,你能不能辛苦一趟送他回去?”


王磊?肖雅一下子就想起來了,那是高小飛的同學加好朋友,他的家庭也是通過韓燕的介紹而成爲了她的保單客戶的。這男孩性格跟高小飛有很多相似之處,留著小平頭,很討人喜歡。


“哦,是這樣啊……王磊現在在哪?”


“就在前面街口等著呢!”


肖雅回頭向丁梅望去,似乎是在征求她的意見。丁梅點點頭:“先送他們去吧,咱們又沒什麽要緊事。也不知道時間早晚,我正好跟你做個伴。”


肖雅點點頭,對高小飛說:“趕緊上車!”


高小飛急叁火四的打開車門,一眼發現了後排座位上的丁梅,不由愣了一下:“……您是……”


丁梅沖他微笑著點點頭:“叫我阿姨吧。”


汽車啓動,駛上正路,開出不遠就來到一個路口,那個叫王磊的少年正在那等著。王磊上車以後,肖雅提高了車速,紅色的骐達小轎車在飽含濕氣的晚風吹送下,一路向西而去……



駛出十多公裏,轎車右轉拐上了一條岔路,然後在王磊的指引下,又走上了一條鄉間土路。叁拐兩繞,顛顛簸簸,不知又走出來多遠,終于來到一片綠樹蔥籠的果園門前。


這時候天已經擦黑了。


王磊說:“到了。”就跑下車去吃力地扳開了破舊的柵欄門。


肖雅探頭望望,疑惑地問道:“你家就住在這裏?”


王磊解釋道:“這果園是我爸承包的,一家人都住在裏邊,管理起來方便。”


肖雅沒有再問,將車直接開了進去,沿著一條雜草叢生的甬道,向果園深處駛去。


或許是因爲天黑,或許是因爲對熟人的信任,她根本就沒有注意到,在她車子後面,悄悄閃出一條黑影,隨即,兩扇柵欄門無聲無息地關上了……


駛出一百多米,前方黑幢幢有一所大房子,隱隱有燈光透出,門口似乎有兩個人影在等候著他們。


“叁叔……”王磊下了車,向兩個人影迎了上去。


“怎麽才來啊,趕緊進屋吧……”兩個人影中的一人應道,聲音有些沙啞,似乎不是本地口音。


丁梅忽然覺得不大對頭。這黑森森的果園裏處處透著詭異,她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,對肖雅說道:“時候不早了,咱們趕緊回去吧!”


肖雅也覺得心裏發毛,用力點了點頭,趕緊挂檔倒車,只想盡快離開這個地方。


“既然來了就進屋坐一會嘛……”兩條人影早已迎了上來,一左一右堵在兩側車門處,其中一人更是伸手拉開車門,幹脆利落地把車鑰匙搶在了手裏:“進屋坐一會再走嘛!”說著抓住肖雅一條胳膊就往車外邊拉。


肖雅終于明白眼前的處境有多麽凶險了,尖叫一聲“放開我!”,用力一甩胳膊掙脫了那人的手掌,同時試圖跳下車逃跑。


但是那人身手更加敏捷,一把就將她扯了回來,另外一人這時也邁步過來,兩個大男人一人攥住她一條胳膊,不由分說架著她就往裏走。


“你們想幹什麽?!……”丁梅高聲叱喝著跳下車來,撲過去援救肖雅,冷不防一條強有力的胳膊突然從後面勒住了她的脖子,將她拖倒在地……


“……來人啊……救命啊…………”肖雅高聲尖叫起來。剛喊出一聲,一團臭烘烘的破布就塞進了嘴裏。她拼命掙紮,卻哪裏是兩個大男人的對手?就這樣腳不沾地地被架進了大房子裏……


房間裏極其空曠,似乎是一間廢棄的庫房。兩名大漢腳步不停,架著肖雅一直疾行到庫房一角,推開一扇小門,沿著台階一路向下,穿過大約十幾米長的一條隧道,進到一個房間當中。房間裏沒有窗戶,四周是灰色的水泥牆,顯然這裏已經是地下了。


房間裏居中坐著一個光頭紋身的大漢,此時站了身來問道:“搞定了?貨色怎麽樣?”


兩名大漢把肖雅往地上一扔,其中一個答道:“還真他媽不錯!長腿黑絲超短裙,那叫一個漂亮!一開始還以爲是高小飛這小子沒見識過美女,信口胡吹呢……”


肖雅被摔的昏天黑地,這句話一傳入耳中,登時腦子裏“轟”地一聲:“……高小飛?……難道高小飛跟他們是一夥的?設了這樣一個圈套把自己騙來的嗎……天哪…………”


光頭大漢薅住肖雅脖領子把她拽起來,就著燈光仔細打量了一下,頓時兩眼就放光了:“嗯,不錯不錯,確實夠漂亮!” 說完忽然扭頭問道:“怎麽胖虎和于斌還沒進來?是不是出了什麽情況?”


“來啦來啦!……”隨著一陣雜亂的腳步聲,兩條大漢連拖帶架氣喘籲籲地把丁梅弄進了地下室裏。昏暗的燈光下,丁梅秀發散亂,衣衫不整,嘴裏塞了一團破布,手腳也被繩索胡亂的纏繞捆綁起來,此刻正一邊拼命掙紮,一邊發出驚恐而憤怒的“唔唔”聲……


把丁梅往地上一扔,名叫于斌的瘦高個抑制不住心裏的興奮,搶先說道:“老大,這回可真是賺了!不光是抓回一個水嫩水嫩的大美妞,還摟草打兔子,捎帶手抓回來一只肥母雞!好鮮好嫩啊!哈哈,真是賺大了!!!”


“哦?真是太好了!老子最喜歡的就是慢炖肥母雞了!”光頭大漢興奮的腦袋都發亮了,兩步跨過來,一把薅住丁梅的頭發把她拉起來,貪婪的目光在她臉上胸脯上骨碌碌來回打量,忽然就呼吸急促起來,忍不住脫口贊歎道:“臥槽!真是極品啊!這回咱哥幾個可有的享受了!!!”


于斌旁邊的胖虎氣喘籲籲地說道:“身材相貌確實沒得說,都是極品,就是性子有點烈……”說著呸地吐出一口濃痰:“我們哥倆把她弄進來,可是費了好大勁!你看我這手,就是讓這老母雞給撓破的!……”


光頭大漢名叫大威,是這個團夥的首領。此時嘿嘿一陣冷笑:“嘿嘿,溫順的小綿羊有什麽意思,性子烈的,玩兒起來才夠味嘛!……”說著直起身來吩咐幾個手下:“把這兩個賤貨扒光了,捆到那邊椅子上去!”


幾個家夥一擁而上,不顧婆媳二人的拼命反抗,幾把撕爛了兩人的衣褲,分別結結實實地捆在了兩把椅子上。


這是一種很痛苦也很屈辱的捆綁姿勢:先把人按坐在椅子上,兩只胳膊反擰到背後,牢牢的捆在椅子背上,然後再把兩條腿分開上擡,膝蓋以及腳踝部位,也被死死綁在椅子的兩邊扶手上,這一來,整個下陰就完全暴露出來了。


丁梅雖然已經四十七歲,但是保養的極好,身上幾乎沒有贅肉,雪白豐腴,真的像極了一只脫了毛的肥母雞。


肖雅正是好年齡,身材火辣,肌膚細膩柔滑,在燈光下反射出牛乳一般的光澤。


婆媳兩人有一個共同特點,都是波霸豪乳,又大又挺,肖雅的乳房略小,好似兩只倒扣的白瓷碗,但是特別緊致,彈性極好,胖虎忍不住狠狠捏了兩把。


丁梅的乳房與肖雅的不同,又大又白又軟,就像兩個熱乎乎剛出鍋的大饅頭。


兩人的下陰也有所不同。肖雅的陰毛又多又黑又亮,因爲兩腿被強制分開,兩片陰唇也微微張開,露出裏邊粉色的嫩肉。而丁梅的陰毛相對要稀疏一些,微微有些卷曲。兩片陰唇明顯比肖雅的陰唇肥厚,顔色也深一些,看上去,就像一個掰開的白饅頭,裏邊露出兩片暗紅色的嫩肉,兩片嫩肉中間,是一個微微翕動的桃園洞口……


瘦高個于斌忍不住伸手摳進肖雅的嫩穴當中,用力攪動了幾下,然後把沾滿液體的手指放進口中滋滋吸吮了一番,然後又伸進丁梅的下陰中攪動幾下,也把手指放進嘴裏細細品味了一番,連連點頭贊歎:“好逼好逼!都是好逼啊!不光看起來美,味道也真他媽騷啊……”


大威走上前來,伸手將丁梅嘴裏的破布掏了出來。極度的羞辱驚恐,加上拼命掙紮,使丁梅臉頰漲紅,卻苦于不能張嘴叫喊,此刻破布一被掏出,立刻迸發出一串尖利的嘶喊:……你們是幹什麽的!……放開我……救命啊……快來人啊……


大威不等她喊完,一把伸出左手薅住丁梅的頭發,然後掄起蒲扇般的大巴掌,左右開弓,狠狠地連抽了她十幾個大耳光,邊打邊惡狠狠的罵道:“賤貨,我讓你叫個夠!”


丁梅的叫喊聲一下子被噎了回去,隨著大威手掌的揮舞,她白皙的臉頰風擺柳一般左右搖擺,登時就紅腫了起來。


大威還不肯罷休,順手抄起一把大鉗子,左手托起丁梅的下巴,獰惡的說道:“喊夠了沒有?信不信我把你的舌頭拔下來?”


丁梅一下子就被鎮住了,拼命向後仰頭,想擺脫大威的巨掌控制,嘴裏發出驚恐的低叫:“………不,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…”


在一旁的肖雅,看見丁梅被打的慘狀,嚇得幾乎沒暈過去,死死咬住嘴唇,喉嚨裏發出驚恐至極的低聲嗚咽……


大威滿意的點點頭:“乖,這才像話嘛,只要你乖乖的聽話,我就不會打你,明白嗎?”


極度的屈辱和恐懼令肖雅渾身顫抖,拼命的點頭,發出壓抑的低聲抽泣聲,像狼爪下弱小的羔羊……


隨著一陣腳步聲,高小飛和王磊匆匆跑了進來。高小飛一臉喜色,對大威說道:“大哥,這兩個騷貨怎麽樣?還滿意嗎?”


大威拍拍他肩膀:“小飛幹的不錯!以後就跟著我混吧!”


高小飛喜不自勝,與王磊一齊連聲說道:“多謝大哥!多謝大哥!”


肖雅幾乎沒暈過去。天哪,他們真是一夥的,自己竟然是被兩個小屁孩給騙進了狼窩了……


肖雅不知道,這高小飛雖然只有十七八歲,但是自小嬌生慣養,驕橫成性,從上小學起,就是班裏的小霸王,逃課、打架、欺負女同學,無所不能,老師都不敢管他。上了中學以後,更加變本加厲了,不光學會了抽煙、喝酒,賭博,還糾集了王磊、趙銳等六七個搗蛋鬼,結成團夥,到處惹事生非。如果不是他老爸花錢疏通關系,他早就被學校開除了。


高小飛最喜歡看的就是《古惑仔》系列電影,向往著自己有朝一日也像那班無法無天的黑社會一樣,在社會上呼風喚雨,橫行霸道。前段時間,一個偶然的機會,他認識了王磊的表哥于斌。這于斌以前也是本地一個有名的流氓混混兒,因爲鬥毆致人重傷,潛逃外地好幾年。最近又悄悄地潛回本市來了,還帶回來幾個黑道同夥。高小飛聽于斌吹噓在外這幾年打打殺殺的黑社會生涯,心裏十分羨慕,就提出要加入。于是于斌帶著他和王磊去拜見了自己的老大,就是那個光頭紋身的大漢——大威。


這大威原來是k省大毒枭龍哥的貼身馬仔,龍哥被警方剿滅以後,大威四處流竄,糾集了老賴,劉東,于斌,胖虎等幾個亡命徒,以搶劫綁票爲生。


大威從十五歲就在道上打拼,後來跟隨龍哥東砍西殺,練就了一身實戰功夫,更因爲心狠手辣且身上背負著幾條人命,所以順理成章地成爲了團夥老大。


團夥裏的其它幾位成員,也個個身手不凡,打架鬥毆,投毒撬鎖,無所不能。這幾個家夥有一個共性:都是色中惡魔,每一個人都是玩弄女人的行家裏手。


老賴:32歲,姓賴,也是個無賴,爲人陰險殘忍,鬼點子賊多,做事只求目的,不擇手段,最喜歡做的就是酷刑虐待女人,美女一旦落入他手,必定生不如死,美女的一聲聲慘叫哀嚎,對他來說是極大的享受。


劉東:性格極其變態,精通各種虐待調教女人的花招,最擅長的就是狗奴調教,再高傲再矜持的女人也會在他的威逼誘導之下,放下自尊,慢慢變成最下賤的母狗。


于斌:28歲,外號大種馬,性欲極強,擁有二十厘米的超級大雞巴,精通各種口交乳交肛交等技巧,不知有多少高冷女神在他的身下被征服,在極度的屈辱中被操的淫水泛濫,高潮連連。


胖虎:24歲,典型的腹黑男,喜歡獸交,善于誘導美女與公狗公驢交配,可以短時間內馴服家畜,讓它們與美女如同情侶一般默契,達到水乳交融的境界。


以大威爲首的這個流氓團夥,在于斌引導下流竄到本地,結識了高小飛和王磊。高小飛想加入,于斌告訴他,按照道上的規矩,想加入黑道,要先交“投名狀”,也就是要爲團夥做一個大的“貢獻”。


高小飛明白這個道理,于是跟于斌說,自己有一個熟人,是一家保險公司的客戶經理,叫肖雅,很有姿色,絕對的美女,自己垂涎已久卻一直沒有得手。現在正好借這個機會,把這個肖雅姐騙過來,給各位老大接風泄火。


于是,經過一番謀劃之後,肖雅被騙進了事先選定的荒僻果園裏,隨即又被強行綁架到了幽暗陰森的地下果庫裏。令幾個家夥欣喜若狂的是,不僅抓到了一個絕色美少婦,同時還抓來了肖雅的婆婆,一個極品熟女護士長,這次真的是賺翻了…………

一区 激情 人妻 校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