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.0

2022-08-31发布:

《大理寺日志》热播再次印证国产动漫崛起征程并未放缓

精彩内容:

“恭迎少卿大人!”國産動漫《大理寺日志》中大理寺少卿李餅甫一登場,就收獲數百條清一色彈幕“刷屏”。這是年輕觀衆代入劇情,透過彈幕傳遞的儀式感,也得以窺見作品的受歡迎程度。

受疫情影響,備受矚目的重磅國漫電影《姜子牙》無緣在春節檔與觀衆見面。可這並不影響觀衆對于國漫的熱情與關注。正當有人擔憂崛起中的國漫被疫情按下“暫停”鍵時,中國動漫人用一部網絡播放的《大理寺日志》驕傲回應。該劇目前播放量達8773.2萬次,微博相關話題閱讀數近5億次,網絡評分8.6。即便線上相見,國漫人交出的答卷依舊誠意滿滿,憑借精湛細膩的場面呈現,《大理寺日志》延續了《大聖歸來》《大魚海棠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近幾年帶給電影觀衆的驚喜。

與此同時,《大理寺日志》通過彩蛋、與其他動漫IP聯動等方式,也在一定程度上對近年國産優質動漫作品進行了一次“巡禮”。當觀衆熱衷于在畫面中找到“驚鴻一瞥”的大護法、姜太公、哪吒、羅小黑等形象時,我們看到的,正是國産動漫從取法歐美日韓到漸成自我風格,從青少年熱衷的小衆文化到全年齡層觀衆引發共鳴的原創文化大IP,一步一腳印的崛起曆程。

  天馬行空的想象裏藏著對于曆史與傳統文化的敬畏

《大理寺日志》故事發生在唐朝,操著一口河南話的農村小夥陳拾,前往洛陽找哥哥,爲了解決生計問題,陰差陽錯進了大理寺當雜役。因爲淳樸善良,意外成爲大理寺少卿李餅的隨行書吏,由此開啓一段懲惡揚善、斷案推理的驚險旅程。盡管是網絡動漫劇,可無論是洛陽繁華街市的描摹,還是燈會盛事場景的刻畫,其帶來的視覺震撼與細膩程度,並不亞于同樣以大唐盛世爲背景的《長安十二時辰》《狄仁傑》系列等影視劇。

很難想象,如此“精工”的動漫,改編自非職業畫師出身作者的國産網絡連載漫畫。其原作雛形《大理寺異聞錄》甚至是從徐克執導電影《狄仁傑之通天帝國》衍生而來的同人作品。就連漫畫原作者RC也曾坦言,自己最早是想做成類似《編輯部的故事》的輕喜劇漫畫。因而,這個半架空曆史故事的主角、大理寺少卿,變成了一只白貓。

如果說影視劇對曆史的戲劇化演繹或多或少受到寫實鏡頭的約束,那麽徐克注入想象力的同時,注重環境細節氛圍完整打造的這一特點,恰好在漫畫世界得到了最充分的彰顯。因而,支撐《大理寺日志》天馬行空想象的,是審慎“轉碼”傳統文化與史實。劇中,不僅來俊臣、丘神紀等角色都與曆史上的酷吏相呼應,而且在唐朝美食、官吏制度、民俗文化、建築還原等方面,更是給予觀衆耳目一新的感覺。在主線劇集之外,主創特別以定格動畫的形式,還原呈現了唐代的飲茶文化、跪坐禮儀、外交事務等細節,爲這部喜劇底色的作品注入更多深刻內涵。

  從“埋彩蛋”到“隔壁聯動”,國漫人越來越懂“抱團取暖”

誠然,《大理寺日志》在劇情發展與曆史考證方面仍存在著些許短板和疏漏,但觀衆、業界不吝給予“2020年目前最好的國漫”評價。如果僅憑借審慎的態度、獨到的視角與匠心的呈現,這部《大理寺日志》恐怕難與過去幾年大銀幕國漫《大聖歸來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相較。畢竟,無論單集不過十余分鍾的體量,還是資金人力投入程度來說,網絡動漫劇都是“小巫見大巫”。但其難能可貴之處,便是在國産動漫的高速發展期,給出了一張漂亮的答卷,令觀衆的期待值與信心沒有因爲疫情影響而按下“暫停鍵”。

越是在艱難歲月,越要有“抱團取暖”的意識。有心的主創特別在一些場景中,時不時穿插進“隔壁家”其他作品的角色進行聯動。比如繁華的洛陽街市,就藏著一個賣魚老人,一晃而過的鏡頭掃到招牌,上書“太公魚塘”,原來,這是未上映電影《姜子牙》裏的主角姜子牙。轉過鬧市街角,牆上貼著一張模糊的告示,上面的畫像正是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中頂著黑眼圈的吒兒。走進大理寺少卿房間,堆滿了夥伴送他的禮物,桌角酒壇邊放大一看,竟是《大聖歸來》中江流兒的“大聖玩偶”。于觀衆而言,追劇的過程變成一場發現“彩蛋”的趣味驚喜之旅,也成爲梳理近年優質國漫的一場溫故知新之旅。

相比于以往在電影結尾設置的下一部作品片段“彩蛋”,這種聯動與其說是“宣傳”“預熱”,不如說是一種國漫創作者的惺惺相惜。當這些隔壁家的角色被觀衆一一列舉,觀衆不免感慨近些年國漫力量不容小觑。梳理這些形象,更會發現,國漫創作者越來越懂得、越來越自覺從中國神話、曆史人物中尋找靈感來源,從而在戲裏戲外彼此勾連,形成“漫威宇宙”般強大的動漫文化IP。

導演槐佳佳特別提到,開機儀式時他們舉辦了向萬籁鳴、萬古蟾等國漫先輩的致敬儀式。這對孿生兄弟被視爲中國動畫電影創始人。《大鬧天宮》《鐵扇公主》等裏程碑作品均出自萬氏兄弟之手。這種不忘本來,或許正是國漫步伐越邁越大、越走越穩的底氣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