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.0

2022-08-31发布:

02、女学生

精彩内容:

學校放學锺聲一打,許多學生都馬上沖出學校,有的趕約會丶有的趕打工
  這時茜如也慢慢的走出校門口了,她的好朋友琳琳也跟在她身邊,兩個就像散步的慢慢走。
  “茜如啊!晚上你有什麽節目沒?”
  琳琳說。
  茜如搖頭說:“沒有耶……你有嗎?”
  “嗯!今晚我要跟我男朋友去共度一個美妙的夜晚,反正明天禮拜天嘛!我們可以搞……”
  正說的很投入的琳琳一看到茜如的的眼睛一直勐盯著她看,馬上住嘴不說!
  “你們倆啊!可別太激烈啊!也不要把肚子弄大了。記住!你才16歲,不要還沒玩夠就嫁人啦!”
  “我知道!我會叫他戴保險套的。而且他也很少在我體內射……”
  雖然琳琳知道茜如她很不喜歡聽到那種粗魯的字眼,但還是會忍不住說出來。
  大家都知道茜如的是出了名的純情,稍微有一點色色的字語,她就會馬上臉紅,甚至會流了滿身汗,所以盡量在她面前還是要小心的說話。但是……現實生活裏的茜如卻不是這樣的一個人,一到了夜晚,她就會跟學校的樣子相反……
  看著夜色漸漸晚了,茜如跟琳琳又加快腳步的各自回家了!
  一回到家,茜如馬上上樓去洗澡,想把在學校打球流了滿身的臭汗洗掉。一進房間把書包往床上丟,脫掉了上衣,脫下了裙子,只剩下內衣跟內褲。看著鏡中替自己的身體很滿意的點點頭,這是她洗澡前都要做的事,擔心有一天自己會變胖。之後連內衣也脫下了,兩顆說大不大、說小不小的乳房就跳了出來。
  她搓揉了幾下,又捏著乳頭直到它們硬了起來,她也開始呻吟了:“啊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”
  手也慢慢的滑入褲底,摸了幾下小山丘,就把內褲也脫了,整個人就在一面人身高的鏡子前自慰了起來。她把腳擡放到鏡面上,讓自己可以看到手淫的情景,左手掰開了陰唇,而右手不停的往陰道裏面插,插的她受不了:“啊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”
  從小山丘不斷的湧出蜜汁,浸濕她那又黑又濃的森林。這時她的腰隨著手淫的速度開始快快的搖了起來,手啊不停的勐插,腰不停的搖著,漸漸的她又叫了出來:“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我受不了……這……好爽啊!”
  她有時實在很佩服自己手淫的技巧,弄了好久才會有高潮。
  “嗯……我……我要泄了……啊……”
  終于達到了高潮,那蜜汁也流了滿地了。高潮完後她可以去洗澡了,蓮蓬頭的水不斷的往她身上淋,擠了些沐浴乳在身上擦拭著,手也會不安份的柔搓了幾下乳房丶下體,甚至還在浴室又達到了一次高潮。
  到了晚上要睡覺前,也會自慰一番,不過這次她可是有工具的——電動按摩棒,一個椅子,不過扶把是圓頭的,好方便她插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  她開始用按摩棒操她的“妹妹”把按摩放直的在床上,用她的“妹妹”坐下去插。每插一下,她就叫一下,這一上一下不停的抽動著,蜜汁也隨著棒子流了下來,又一次高潮。她還是不死心,又拿起椅子的圓頭扶把前後來回摩擦著,那蜜汁都流到扶把上了,手也沒空著的摸著奶子。
  “嗯……嗯……唿……啊……”
  唉!又一次的高潮。
  一個晚上手淫4次高潮,這對她來說還不算多,不過她真的累了,就趴在床上睡著了。
  明天又要以純情女學生去面對那些老師、同學們。
  隔天茜如一醒來馬上就有一通電話來了,她光著身體走到樓下去接電話,反正這間房子只有她一人,光著身體對她來說也沒什麽。
  “餵,哪位?”
  茜如的聲音顯得很累,大概是昨晚的關系吧。
  “是我啦!茜如。”
  電話那頭傳來琳琳的聲音。
  “嗯……怎樣?”
  “你有空嗎?”
  “有啊!做嘛?”
  這時電話那頭傳來一男一女的喘息聲,琳琳上氣不接下氣的說:“那個……不要啦!對不起!我男朋友的朋友想見你。”
  “見我?”
  聽到琳琳他們在作愛的聲音,搞的她自慰了起來,不停的搓著下體。
  “嗯!我有跟他提起過你,他說很想見你。啊……”
  看來琳琳也快高潮了。
  “餵!你們做也小聲點嘛!”
  這時茜如也差不多了,不過喘息聲沒那麽大。
  “對……對不起。啊……克己……太好了……”
  電話可能掉下去了,因爲那聲音聽起來很細小。
  “餵!餵!琳琳……啊……”
  茜如也達到高潮了,不過還好沒讓琳琳聽到。
  “怎……怎麽樣?好不好?嗯……”
  茜如考慮了一下。
  “好吧!什麽時候?”
  “九點好了!在我家喔。拜……”
  說完就挂斷了。
  茜如也挂下電話,伸伸懶腰:“先去洗一下澡。”
  剛達到高潮的琳琳這下已無力了,從昨晚搞到現在,當然中間還有斷斷續續的。
  克己用手指畫著琳琳那粉紅色的乳暈和乳頭,搞的琳琳陰部又開始癢了。
  “克己,你都不累嗎?”
  琳琳有氣無聲的說。
  “我的小寶貝啊……真是苦了你了。可惜我都不累耶,我還想再搞一泡呢!”
  說著說著那手又不安份起來了。
  琳琳呻吟了一下:“喔……好吧!爲了你!”
  克己開始親著琳琳的唇,舌頭還熘了進去,兩片舌頭不停的拍開著。接著又熘下來了她的那雙峰,一邊含著乳頭,一邊不停的掐,等到兩邊的乳頭都硬了起來,他又咬。
  “啊……克己……”
  琳琳像是等不住的玩著自己的小穴,從乳頭親到小腹,最後開始要侵犯那動人的小穴了。早就濕了的小穴,看起來更讓人想一下子吃了它,但還是先玩弄一番,他的手指像電鑽似的插了進去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啊……”
  琳琳叫床的聲音更讓他的陽具脹到爆炸似的,二話不說的就勐插了進去,前後抽動著。
  “啊……克己……啊……用力!……啊……用力啊……”
  克己也照著她的用力的刺、用力的插,好像快到底了,更激起他的獸性,勐插……
  “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要丟了……要丟了……”
  琳琳坐起來抱住了克己,這下子克己又上下的插著她。
  “不行不行……”
  克己又給琳琳換了狗爬式的姿勢,然後滿意的又勐插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我要泄了……要出來了……”
  這次克己把他的精射在體內了,不過還有一點,就把它滴在琳琳的臉上、嘴上。
  達完高潮後,兩人躺在床上不斷的喘息著,琳琳則一邊喘、一邊吃著克己的精液,克己也把琳琳小穴裏的淫水也舔幹淨了。
  “琳,你想茜如她會來嗎?”
  “你爲什麽不想想你那朋友會來嗎?”
  “他們倆都純情的要命,會不會合不來啊?”
  克己又開始玩琳琳的乳頭了。
  “就是因爲這樣才要把他們湊在一起,這樣才好玩啊……”
  她像小還子似的拍拍手。
  “那……我們再來玩一次吧!”
  克己賊賊的看著她。
  “你還來啊!我的天啊!”
  “我精力充沛嘛!”
  接著又是尖叫聲又是喘息聲,還有他們的笑聲……
  眼看九點快到了,茜如馬上換了衣服去了琳琳家了。
  “哎呦!”
  茜如像是撞到什麽東西的坐在地下。
  “對不起。小姐你沒事吧!”
  一雙比她大幾倍的手拉住了她。
  “嗯,沒事。”
  眼前的男子帥的讓她受不了。
  “沒事就好。我有事先走了!”
  如果等一下見面的人有他那麽帥就好了,茜如在心裏想著。
  茜如看著手表發覺時間快到了,便依依不舍的把眼光離開那個男的的背影。
  到了琳琳家,也不按鈴的沖了進去,這是她的壞習慣。
  “對不起琳琳,我遲到了。”
  可是進去沒看到琳琳,卻看到剛才撞到的那個帥哥。她驚了一下!
  “琳琳呢?”
  她慢慢的走到他對面的沙發坐了下來。
  “不知道。不過我剛才有聽到房裏好像有人的聲音,他們可能在做……”
  他不好意思再說下去了。
  “這個臭琳琳、爛琳琳,叫我來自己卻還在做愛,你們倆還搞不夠啊!”
  茜如當然不敢說出來,只能在心裏想,恨的牙癢癢的。
  過了一段時間,兩人都沒開口,氣氛很奇怪。最後還是由那個男的開口了:“剛剛沒撞傷你吧?”
  茜如一聽到他的聲音,就勐擡起頭,看到的卻是他那溫柔迷死人的眼光。連忙又搖頭又搖手的:“沒有!沒有”他一看到她的手掌有紅紅的像是擦傷似的,就站起來走到她身邊坐了下來。
  茜如嚇了一跳,他輕輕的拿起她的手,抽起桌上的面紙幫她擦拭著傷口。
  “受傷就要說。這一定很痛吧!”
  茜如不知道她啥時受傷的,可能剛才沒注意到吧!
  他的那雙大手握起她嬌小的手腕,彷佛爸爸握著她的手,這種感覺顯得好遙遠,現在又激起她小時候爸爸的那雙大手,可惜再也摸不到了,因爲她爸爸在她小學的時候被車撞死了。想到這裏她不禁哭了出來。
  他一見她哭,連忙停止擦拭,以爲她很痛。
  “怎麽?對不起很痛吧!”
  茜如搖搖頭,二話不說的抱住了他,還哭得很大聲。
  “你怎麽了?是不是真的很痛啊?”
  他急了。
  這時琳琳跟克己終于出來了,一見到茜如哭著抱著他,便走到他們身邊指著那個男的說:“你把茜如怎麽了?爲什麽她會哭成這樣?”
  “我沒把她怎樣啊,大概是我弄痛了她吧!”
  他又看著懷中的茜如。
  “什麽!你把茜如給……”
  她又看著地上的面紙有紅色的血迹,之後把茜如從他懷中搶了過來。
  克己也走到他身邊,在他耳邊說:“老兄,你動作未免也太快了吧!在客廳你也搞……”
  “餵!你在說什麽啊!她哭不是因爲我把她給……是因爲她的手受傷了,我在擦的時候可能弄痛了她。”
  因爲她的手看起來是那麽的嬌嫩,可能自己太粗魯了。
  琳琳這時也握起茜如的手,果然是真的。
  “對不起,我以爲你把茜如給強……”
  人都會有誤差嘛!
  茜如把眼淚擦幹之後,又瞪著琳琳。
  “茜如,你瞪我幹嘛!”
  “你把我們叫來,爲什麽又讓我們等那麽久?”
  她明知故問。
  琳琳瞄了一下克己。“都是克己嘛!說什麽再來一次,害我……”
  她又暗示了一下克己。
  克己一接到琳琳的眼神馬上走到茜如身邊。“啊……對啦!來茜如,我介紹我朋友給你認識。他叫達仁,達仁她是茜如。”
  “你好!”
  之後他們倆又“從新”認識了。
  之後四個人就一起出去玩,而達仁跟茜如也越來越接近了。從牽手到擁抱,連琳琳和克己都看傻了,都不禁懷疑他們的純情是假的。真是深藏不露啊……
  到了晚上差不多11點他們才到家,克己跟琳琳也不知中途跑去哪兒了,只好茜如他們先回家。
  “我家到了,謝謝你送我回來。”
  茜如正拉開車門卻又被拉回來了。
  “你……”
  她的唇被他蓋住了。茜如眼睛張大的看著他,但最後也屈服在他的舌功下,昏昏欲死,這是她自慰所做不到的。
  達仁的手不停的在茜如身上遊走著,不知不覺茜如的鈕扣被他給解開了,露出胸部,接著內衣也被解開了,兩顆奶子碰的跳了出來。茜如沒有反抗他,反而更加的配合著他。
  乳頭被他撫摸的都硬了起來,茜如也開始呻吟了:“嗯……”
  接著他的手就往小山丘滑去,觸摸那濃濃的陰毛,手指也把陰唇給掰開了。
  觸碰著陰蒂,茜如又更加的激動了,身體不停的搖擺著: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  晶瑩剔透的蜜汁就流了出來。接著他把椅背往後壓,讓茜如躺著,頭就埋在茜如的私處不停的吸吮著,舌頭也不停的往裏面遊著,茜如也不斷的掐著自己的奶子:“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仁……啊……”
  達仁的陽具受不了了,便解開褲子,一把抓起陽具插了進去,濕潤的淫水更加配合著陽具前後抽動著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用力的幹……啊……”
  達仁被她的話語驚了一下,聽他們說她是不會說那些色色、粗粗的話的,爲什麽現在?不管了,現在爽就好!
  “啊……啊……用力啊……”
  茜如這下嘗到她以前所沒有的快感,電動按摩棒還不如真的肉棒好。她現在只感到到要死了,快要爽死了!
  “啊啊啊……”
  茜如身體抖了幾下,達到高潮了。
  達仁也把精液射在裏面了,因爲來不及拔出來,就這樣躺在茜如的雙峰中。
  但陽具還是留在裏面,以便等一下再做。
  “你好利害喔!”
  茜如摸著達仁的頭發說:“雖然我不是第一次,但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呢!”
  原來她早就被人吃過了,難怪動作不生疏。
  “叁年前我被我幹爸給強奸了,第一次的感覺真的很痛!之後他還常常要我跟他做。結果被幹媽知道了,就跟我脫離關系。說我是賤人,誘惑她老公。但我不怪她,畢竟他們養了我5年。我父母早逝,今早我哭的原因是想起了他們。”
  說完又哭了。達仁吻去她的淚珠,憐惜的說:“沒關系!現在你有我了,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了。嗯!”
  “爲什麽我不早點認識你?這樣就不會被我幹爸強……”
  達仁又吻住了她。
  “不要說了,以前的事就忘了吧!就當你的第一次是跟我。”
  接著他們又開始做愛了。這次更激烈,連車子都搖的快散了。
  一早到學校,琳琳一見到茜如,馬上跑到她身邊:“怎樣?昨晚!”
  茜如臉紅了,她不說也知道。
  “感覺如何?勐不勐啊!”
  她搭著茜如的肩說。
  茜如也只能點點頭,她實在不好意思說出來。
  “都那個過了,現在要大膽一點,不要聽到色色的話就臉紅。”
  她掐著茜如的臉頰說:“你們做了幾次啊?”
  “兩次!”
  茜如比出勝利的手勢。
  “哇!第一次做就一下子做了兩次?真夠勐的!改天要跟他做看看,看他是不……”
  又止住嘴不說了,她知道她說錯了。
  “不要跟我搶好不好,你已經有克己了!”
  說著說著眼角出現了幾滴眼淚。
  “不要這樣,我跟你開玩笑的啦!”
  她搖著茜如的身體:“你愛上他啦?”
  茜如點頭。生平第一次這麽深愛一個人,雖然才剛認識而已。
  “我知道了。好了,我們進教室吧!”
  兩人就這樣走進教室了。
  放學之後跟琳琳走到巷口就分別走各的。茜如是一轉角就到了,琳琳則是一直走。
  一到家,茜如被坐在門口的一個人嚇到了!
  “達仁,你怎麽在這?”
  茜如走到他身旁。
  達仁看到茜如就站了起來,雙手環住茜如的腰,用著撒嬌的聲音說:“想你啊!我等你好久了。”
  茜如這時除了臉紅也不知說什麽:“好了!我們進去吧!”
  “等等,先親一個。”
  他嘟起嘴。
  “啾!”
  茜如踮起腳親了他一下:“好了!進去吧!”
  放下書包,她走到廚房開起冰箱說:“你吃了沒?我煮面給你吃。”
  這時他走到廚房從後面抱住了茜如,不斷的吻著她的頸子。
  “如……”
  “嗯……等一下嘛!我先煮面給你吃。”
  茜如掙開了他。
  “我不要吃面,我要吃你!”
  這次他幹脆從後面把她抱起。
  “不要啦!”
  她用著粉拳打他,但一點都不痛!
  沒有上樓,就直接把她抱到客廳,輕輕的放在長型沙發上,脫掉礙事的西裝外套丶領帶丶襯衫,露出壯壯的胸部。因爲昨天在車子裏暗暗的看不清楚他的身材,現在在亮亮的客廳裏,她看得一清二楚,不禁伸手去撫摸著。
  達仁先是溫柔著吻著她的唇,可能性欲越來越強了,漸漸的粗魯起來了。
  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脫下,茜如的喘息聲也越來越大,胸部隨著喘息一上一下的,看得達仁恨不得把內衣撕掉。但還是慢慢的解開內衣,豐美的乳房馬上跳了出來,一手抓住一邊乳房,嘴不停的吸吮著。
  “嗯……喔……”
  茜如玩弄起自己的小穴。漸漸的濕了,浸濕整條內褲,達仁就幹脆脫掉它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達仁手指每插入一下,她就叫聲,惹的他受不了,要茜如吃他的陽具。
  茜如就像在舔一根冰棒似的,又舔又咬又搓的,那兩粒肉球,隨著茜如的動作不停的搖動著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  達仁也開始呻吟了。
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  茜如也吃得津津有味的,也呻吟起來了。
  看著茜如動作那麽慢,就幹脆把她的頭不停的前後抽動著,動作越快,他也漸漸想射精,但還是先跟茜如說一聲:“我要射了喔!”
  茜如沒什麽表示,就抖了一下,所有的精液都射在她的口中了,有的還從嘴邊流了出來。
  吃完之後,她張開雙腳,把私處向著達仁:“我也要你吃我的!”
  他把頭湊了去,舌頭不斷的鑽著陰道,還發出“啧啧!”
  的聲音。他觸碰著最敏感的陰蒂,使茜如又不停哀叫著:“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仁……我裏面好癢喔!啊……趕快幹我吧……啊……”
  “揪!”
  的一聲,陽具進去了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快點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嗯……用……力……啊……快……”
  隨著抽動,茜如的聲音斷斷續續的。
  “啪啪啪……”
  因爲太用力,連皮膚撞皮膚的聲音都出來了。
  狗爬式的幹法更讓達仁快觸碰到子宮,“喔……嘶……”
  達仁也發出聲了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仁……我不行了……要泄了……要……啊啊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”
  不能讓她這麽快泄,他再換個姿勢,就是讓茜如坐在他身上,讓她上下抽動著!
  茜如甩著長發,奶子隨著她的抽動,不停的上下晃動著:“喔……喔喔……啊……仁……好爽啊……”
  達仁兩手掐住晃動著的奶子,不停的撫摸著她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我真的要泄了……要泄了……啊……”
  這次他還是把精液留在茜如的體內,今晚的第一次高潮……
  茜如趴在達仁的胸懷,手指不停的在胸上畫圈圈:“你今天爲什麽會那麽的急啊?”
  “我也不知道,“他”太想你了。”
  指著自己的陽具。
  “你剛才不是說你想我嗎?現在怎麽變“他”了!”
  茜如氣的捏一下他的陽具。
  “喔……”
  他叫了一下:“我想你,“他”想你的“妹妹”嘛!”
  茜如又換個姿勢,躺在達仁的手臂上:“如果我懷孕了,你還會要我嗎?”
  “小傻瓜,我怎麽會不要你呢!我愛你都來不及了,不過你還是學生,最好不要懷孕。”
  “可丶可是,你把精液射在我體內了,那怎麽辦?”
  茜如仰起頭看著他說。
  “你可以吃避孕藥啊!必要時我也戴上保險套。等到你一畢業,我們再一起生一個小孩。嗯……”
  他輕捏茜如的乳頭。
  “嗯……你好壞!”
  她推開了他:“我要去洗澡了!”
  站起來就往浴室走去。
  達仁趁她不注意時,又從後面抱起她說:“那就一起洗吧!”
  在浴室裏,他們互相洗對方。
  “仁,我要你幫我把裏面洗幹淨。”
  茜如又主動的張開雙腳。
  達仁賊賊的看著她說:“你又想再來一次是不是?”
  說完就用陽具幫她洗。
  “啊……喔……仁……啊……你可要徹底洗幹淨啊……喔……”
  “嗯……嗯……我一定把“她”洗的幹幹淨淨……”
  蓮蓬頭的水不停的往他們身體沖去,浴室裏又是水聲,又是呻吟聲丶喘息聲的,好不熱鬧。
  之後他們又再一次的高潮。
  洗完之後,達仁又再度抱著茜如出來,不過這時陽具還是在裏面等待著,等待被主人抽動,等待再被吸進穴裏,與子宮會合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  他們又在床上搞了起來。
  “啊……”
  又一次的高潮。
  兩人都躺在床上,開始喘氣起來了。
  “如,不早了,你也該睡了,明天還要上課呢!”
  他像哄小孩似的摸著她的頭丶她的發。
  “嗯,不要離開我喔!我要一早醒來就看到你。”
  “好……小搗蛋。晚安。”
  之後自己也漸漸的睡著了。
  一早起來沒看到達仁,茜如心想會不會昨晚他回去了?穿上衣服,便走出房間,聽到廚房有有煎東西的聲音,走了過去。
  “仁,你在做早餐啊!”
  一看到他沒回去,緊張的心情松懈了許多。
  “嗯!昨晚你浪費了太多體力了,又沒吃東西,所以做些早餐給你吃。”
  說完一粒荷包蛋也煎完了。
  “那,吃吧!等一下我送你上學。”
  他真的很體貼,真是男人中的男人。
  “下午你不用來接我了,我跟琳琳一起走就好。”
  從口袋裏拿出鑰匙給他。
  “那,等我回來啊!拜……”
  親了一下他的臉頰就走進學校了。
  一進教室大家都看著她吹口哨,她竟不知一回事。
  “茜如啊!你開竅了喔……我們都看到了,那個是你男朋友吧!開轎車的喔!看來是個有錢人,BMW的咧……”
  茜如也只能笑笑的看著他們,也不知要說什麽!
  這時琳琳走到她坐位旁坐了下來,在她耳邊說:“他昨晚在你家啊?”
  茜如點頭。
  “是不是又做了啊?”
  “討厭啦!老是要跟我說這個,是不是克己對你不好啊?”
  茜如一邊拿出書一邊說。
  “才不呢!他對我可好了。”
  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。
  “你呀!”
  她不知說什麽,只能笑著搖頭。
  琳琳像事想到什麽似的,激動的說:“我差點忘了跟你說,克己說改天再出去玩吧!怎樣?”
  “我問達仁看看!”
  一想到晚上又可以見到他,她竟高興的差點忘了上課。
  認識達仁將近2星期了,這兩個星期裏,他們晚上不斷的做愛,直到很晚才睡。也因爲有了達仁,茜如也很少自慰了。有時他不在時,茜如都會想著他才手淫。這晚她接到達仁打來了的電話,說今晚公司加班可能很晚回去。茜如當然會覺得不好受啊,已經習慣身邊有他了,而他今晚又可能很晚回家,甚至不回家。
  其實達仁是某間公司的總經理,因爲大學時認識克己,也就因爲克己他們才能認識,而有了性行爲。
  茜如跟以往一樣,一邊洗澡一邊手淫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仁……”
  要一邊想他才會更有力!
  手指不停的往陰道裏插,口中叫著達仁的名字:“啊……啊……仁……啊……”
  真希望達仁快點回來,好讓他插我這癢又癢的小穴,茜如在心裏想著。
  淫水跟自來水混合在一起,手指卻都沾滿了淫水,一邊自慰,一邊拿起沾滿淫水的手指舔了起來。
  “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仁……啊……”
  終于達到了高潮。
  洗完之後衣服也沒穿的走出浴室,擦幹頭發,躺在床上等著達仁回來幹她。
  達仁收拾完桌上的文件,正要走時,一名女員工在它面前脫起衣服來了。
  “你這是幹嘛?”
  他看也不看的收拾自己的東西。
  “總經理,我喜歡你好久了。”
  說著就往他身上趴去。
  達仁推開了她:“不要鬧了,快把衣服穿上。”
  說起也真奇怪,他居然沒有一點性欲,可能是對她吧!
  但說真的,她有一副茜如沒有的好身材,兩個奶子又比茜如大一倍,但說什麽還是激不起他的性欲。
  這時那女的脫掉內褲,赤裸裸的坐在辦公桌上,雙腳張的開開的,那兩片陰唇隨著她的唿吸不斷的又張又密的,讓人看了真想一口吃了她。
  “幹我!總經理。”
  她把腳放在達仁的身上不停的遊走。
  達仁二話不說的把她的腳甩開,又自故的收著文件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總經理……啊……”
  那女的居然玩起自己的小穴了,淫水不停的流出來。可是達仁還是不爲所動,讓那個女的以爲他是柳下惠。
  “不要做了,要不然你明天就不用來上班了!”
  看著她自己玩的那麽起勁,突然就想起了茜如。
  “趕快把衣服穿起來,我先走了。”
  說完就走出了她的視線。
  “總經理,不要走。總經理……”
  她卻叫不回來了。
  達仁走了,但她還沒走,就自己在辦公桌上手淫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總經理……啊……喔……”
  口中還不時的叫著總經理。
  回到家,達仁蹑手蹑腳的走了進去,走進了茜如的房間,居然看到茜如沒穿衣服的在床上睡著了,慢慢的走到床邊。
  “不要啦!仁……”
  看著茜如的手不停的揮著,又叫著他的名字,不會是夢到他們在做愛吧!
  說起也奇怪,達仁的陽具有反應了,而且好脹,原來他的小弟弟非茜如不行了。
  側躺在茜如的身旁,手不停的撫摸著她的奶子丶捏她的乳頭,又舔又咬,搞得睡夢中的茜如呻吟了起來: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身體不停的搖晃著。
  “如……嗯……”
  從乳頭摸到小穴,掰開陰唇,輕輕的插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茜如像是醒了似的不停的呻吟著,手也抓著達仁的頭發。
  達仁知道她醒了,便加快手指的搓力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
  達仁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脫掉,包括內褲,陽具漸漸脹大了。
  淫水流了出來,達仁去舔了她,舌頭也不安份的往裏面舔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仁……你回來了……喔……我好高興喔……“她”等你好久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快……舔……喔……”
  茜如浪了起來了。
  頭在她的私處不停的搖著,讓舌頭能更進去一點。茜如的手也開始玩起乳頭了,但又想要吃他的陽具:“啊……給我……仁……我要你的懶叭……給我……我要……啊……”
  達仁把陽具湊到她面前,她很饑渴的一把抓住“他”舔了起來,茜如用牙齒不斷的咬著“他”那種夾力讓他不禁想射了,不過沒那麽快。
  “喔……如……你進步了喔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”
  茜如吃得津津有味,兩粒肉球也快要被她含在嘴裏,不過嘴巴沒那麽寬,因爲他的陽具在她的嘴裏不斷的脹大,看來快要射了。
  茜如的手不知怎麽的,竟然熘到他的屁股,手指往屁眼裏插去。
  “啊……如……你……啊……”
  前後都夾攻了,可是……啊……爽啊!
  “我要射了……如……你要吃完喔……啊……”
  精液全都被茜如吃進去,陽具也漸漸縮小了,軟趴趴的。
  “唉呀!軟趴趴的,你怎麽替人家止癢嘛!”
  “放心好了,馬上幫你止癢。”
  說完陽具又脹大了。
  “啊……快……我等不及了……快啊……幹我……幹我……仁……啊……”
  “進去了喔!”
  陽具“啾”一聲滑了進去,茜如躺在床上,達仁只好前後抽動著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加快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”
  奶子隨著抽動也前後搖晃著。
  真是小淫女啊!白天如此清純,晚上竟是這麽的饑渴,這麽的淫蕩,叫床聲更讓他加快。
  “喔……喔喔喔……啊……喔……”
  茜如看著他的陽具往自己的私處不停的抽動著,更加興奮了:“啊……啊……仁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再快啊……喔……天啊……天……”
  茜如叫的越大聲,他的抽動也更加大力,今晚他真的獸性大發了: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喔嘶……啊……”
  茜如的身體因爲抽動太大了,從床頭移到床邊,身體任他不停的幹,一邊搖一邊吃著她流出來的淫水。
  “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
  都這麽久了,她爲什麽還沒喊泄?他都快射了,今天她是怎麽了?性欲那麽強:“要泄了沒?啊……如……”
  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我還沒……”
  她不泄,他都快癱了。
  這時茜如抱住他,用力的翻了身,變成她在上,達仁在下,就由她來控制,一上一下、一前一後,奶子也隨著搖晃著。達仁躺在床上看著茜如坐在他上面玩得那麽高興,看著她掐著奶子,雞歪不停的往他的懶叭插,消魂的叫床聲,更讓他激起了獸性,又把她壓下去了,變成女下男上。
  他勐插、勐幹,龜頭漸漸的觸碰到子宮。他再加快,終于碰到了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太爽了……我……要泄了……啊……救命啊……要泄了……啊……快要了……再用力……仁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”
  到了,達到高潮了。
  茜如兩眼發昏,身體不停的抖動著。達仁也把精液射下了,趴在雙峰上不停的喘息著。
  “如何?”
  達仁問著茜如感覺。
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  茜如還在呻吟,久久沒說話。
  達仁笑著看著她激情過後紅潤的臉頰,不斷在臉頰蜻蜓點水,撫摸著她的奶子。
  茜如漸漸的平息了,今天的達仁幹起來好爽喔,她又喘又笑的。
  “笑什麽?”
  他摸著她的發。
  “今晚的你真的好勐喔。”
  “我老實跟你說好了,”
  他想把剛才在公司事說出來:“剛才公司一個女員工想跟我做愛。”
  茜如一聽到馬上坐了起來:“什麽?那你……”
  達仁抱住她說:“怎麽可能呢!我對她一點反應也沒有,就算她脫光衣服也一樣。我只要你,“他”也只要你,“他”不會出賣我的!放心好了。”
  茜如放心地又躺回他懷中:“說真的,她身材好不好?我跟她誰比較好!”
  達仁遲疑了一下:“嗯……她比較好,光是胸部就比你大了!”
  茜如聽了就扁起嘴:“你喜歡大胸脯?”
  “我只喜歡你的!小搗蛋。”
  他捏了一下她乳頭。
  “討厭啦!”
  他打了他一下,之後用手指指著他的鼻子說:“不能碰我以外的女人喔!還有你不準喝酒,喝酒會亂性,知道嗎?”
  “知道了,老婆大人!”
  他輕捏她的臉頰。
  “誰說要嫁給你了!”
  “你永遠都是我的,都是我林達仁的!”
  之後就吻住她的唇,久久才離開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剛才那爲公司的女員工因爲在辦公室的辦公桌手淫,被管理員看到,因受不了而跟他做起愛來了。
  “啊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太好了……”
  管理員更加的往前沖刺,辦公桌上的電話都被他們搖得掉下去了。
  “好棒啊……李小姐……啊……你真的好棒啊……”
  “當然!要不是我一時癢的受不了,而你又剛好經過,所以你才能嘗到這美妙的感覺,那個總經理真是柳下惠。”
  她在心裏說著。
  “啊……啊啊……元伯……你也很利害……真是……真是老當益壯啊……喔喔……啊……”
  “啊……我老婆都不跟我做……啊……正好看見你在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“啊……元伯,啊……以後你要做就早我好了……啊啊……我的洞永遠爲你開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”
  元伯聽到這番話更加的用力插,以後就不用去找妓女了,這李小姐年輕又漂亮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總經理,不管你是不是柳下惠,我一定要得到你,讓你好好的品嘗我這美麗的洞穴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總經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她不小心的說出來了,不過元伯好像沒聽到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李小姐……啊……”
  之後兩人雙雙達到高潮,穿上衣服整理一下桌子,把桌上的精液和淫水擦幹淨之後,兩人若無其事的走出辦公室了。
  今天是某間學校的畢業典禮,也就是茜如他們的學校。有的哭的哭丶開心的開心。而茜如是很開心,因爲她要生小寶貝了。達仁答應過她的,等她畢業後跟她生孩子,她實在太喜歡小孩了。
  正當高興的走回家途中,一個中年男子擋住了她,她驚訝得叫了出來,那個人就是奪了她第一次的幹爸。
  “琳……”
  她忘了琳琳跟克己先走了。
  幹爸奸笑的走向她來:“茜如,你該不會忘了我吧?”
  茜如嚇的臉蒼白了。看著他一直走過來,又想到3年前的事,想趕快的跑回家,但穿著皮鞋不好跑,眼看家就快到了。
  “呀……不要!”
  幹爸抓住了她的手:“你不想我啊?我們這麽久不見了,嗯?”
  他抱住茜如不斷的親她。
  “放開我!”
  終于掙開了他,拿起鑰匙要開門,卻死死開不起來。
  他一手搶起鑰匙,幫她開起來了,然後就抱起她走到客廳。茜如不斷的掙紮著,用腳不停的踢:“放開我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  他把茜如甩到長型沙發上,解開自己的褲腰帶,然後撕裂茜如的制服,雙手不停的掐著奶子,嘴不停的親著她的臉。
  “不要……求求你不要……”
  茜如一邊哭一邊搖頭。
  他的手伸入裙子裏,用力的扯下內褲:“說不要,爲什麽這裏濕答答了?”
  手不停的撫摸著小穴,之後就插了進去。
 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求你不要……”
  茜如雙腳不停的掙紮著。心裏想達仁趕快回來,但現在才中午而已,他不可能這麽快回來,不禁又哭了起來。
  “來……含著“他””
  幹爸脫下褲子,露出那醜陋的陽具。在茜如心中,達仁的是最完美的,她把頭別開不看。
  “我叫你含住“他””
  幹爸把他的頭扭過來,一直靠近陽具:“這麽久不見了,難道你不想“他”嗎?記得我們以前怎樣玩的嗎?”
  他哈哈大笑,那牙齒因爲吃槟榔變成了黑色的,看起來怪惡心的。
  “晤……”
  茜如一直別開“他”“給我含。”
  他幹脆把陽具往她嘴裏插去,但卻聽到茜如說:“你不怕我把“他”咬斷嗎?”
  茜如的眼神告訴他:她會的,一定!便改插入茜如的小穴。
  “啊……”
  茜如卻死也不叫,一直任他插。
  女人不叫床,教男人怎麽幹得下去嘛!
  “叫……快叫啊……我叫你叫……”
  他打了茜如一巴掌:“唔……唔……叫啊……叫啊……”
  茜如抵死不叫。
  “好!你不叫,我幹到你叫。”
  說完就用力的幹,狠狠的搓。
  幹了兩叁次之後,他停了,但陽具還是插在裏面。
  “媽的!賤人。”
  又繼續幹了。
  這時開門的聲音驚動了她,心想會不會是達仁回來,因爲鑰匙只有他有。她叫了:“救我!達仁!救我……”
  達仁聽到茜如喊救命便沖了進去,看到了卻是這種情形。
  “媽的!王八蛋!”
  一拳往幹爸的臉上揍去。
  幹爸正達到高潮時卻被揍開了,嘴角還流著血。
  達仁脫下西裝外套蓋住了茜如裸露的身軀,便又往幹爸那裏沖去,抓起他又踢又揍的:“敢玩我的女人。媽的!我揍死你!”
  幹爸被他揍得又流血又腫的,來不及回手,已經快死一半了!
  “達仁好了,不要打了,再打會出人命的。”
  茜如阻止了他。
  達仁終于停手了,但又踢一下幹爸的肚子:“他是誰?”
  茜如低下頭不敢看他的說:“我以前的幹爸!”
  “就是他強奸了你?”
  達仁又抓起幹爸再揍:“連自己幹女兒也給她強暴了。王八蛋!現在跟你毫無關系了,你還來!”
  茜如走過去拉住了達仁的手:“不要打了,讓他走吧!幹媽還需要他啊!”
  這時她已哭成淚人兒了。
  “哼!給我滾。不要再讓我看見你!滾……”
  他說什麽就算爬也要爬出去,留在這等死啊!
  看著他出去了,達仁抱住了茜如,吻著她的額頭:“不要哭了,嗯……過去了,不要再想它了,現在我以後都會在你身邊保護你。”
  茜如在他懷裏點頭。
  “好了!先去洗澡吧。”
  他像哄小孩似的說。
  “嗯!”
  抓緊達仁的西裝,身體不停的顫抖著,她哭了……
  經過這件事之後,達仁再也不碰茜如了,也很少來找她。
  “說什麽不離開我,爲什麽你都不理我呢?達仁,我好想你啊……”
  這夜她又哭了。每天她幾乎哭,等他回來,但都空等。
  拿起電話,撥了號碼:“餵……林達仁。”
  “仁……爲什麽?”
  茜如哭著說。
  “茜如!你怎麽了?是不是他又來了?你等我,我馬上趕去。”
  他開始急了,這幾天都沒去她那兒,那老頭該不會又去找她了?
  “不用!你不用來了。”
  她哽咽的說。
  “爲什麽……嘟……”
  她挂斷了。
  達仁心想不對勁,便馬上開車去她家。
  “茜如!茜如!”
  他馬上沖進去,人不在客廳,他又沖上樓去。
  “茜如……”
  “達仁!”
  茜如手上的安眠藥掉了一地。
  “你幹什麽!爲什麽要這樣?”
  他搖著她的身體。
  “你不是不要我了嗎?你都騙我,說什麽不離開我。你騙我!”
  茜如抱著他捶打他的背。
  “茜如,天知道我多麽想要你,我只是不忍心再傷害你。因爲你幹爸對你那樣,我怕你會因此恨男人,甚至是我。”
  “不……我只要你……達仁,我只要你啊……”
  茜如抱著達仁又哭了起來。
  達仁輕輕的吻住她的唇,深深一吻:“我們結婚吧!”
  “嗯!”
  茜如二話不說就答應了。
  “你現在想要什麽?”
  “小孩,我要生小孩!”
  她看著他說。
  “那來吧!”
  一說完就把茜如壓下,脫掉身上的衣服,輕吻著她的乳頭丶小腹,漸漸往私處吻去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私處又開始癢了:“啊……仁……插進去……快……嗯……”
  這次他很溫柔的進去了,很順利到達子宮了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  達仁把精液射進去了。而茜如也不再避孕了,很快就會有小孩了。